“闲暇”作为“责任”——为什么我们要批判资本主义?

最近拼多多又让996的话题热了起来,我说道:“加班是否合理是否合法如何计价如何处罚,这些问题暂且搁置不论,无论如何,我们首先应明确一个问题:加班与否与“个人奋斗”无关。因为我下班以后可以拼命学习,可以拼命兼职,可以投身公益……值得奋斗的事业多了去了,限制一个人只能为一个老板奋斗,这不叫奋斗,这叫奴役。”事实上相关奋斗、加班与自由的问题,我早前的文章已经说清楚了。

我这里再补充讨论一个问题,那就是“资本家”或“资本主义”是什么意思。

痛骂“资本家”在我国是有传统的,所以说骂起来特别顺嘴,我本人也经常骂,但是需要注意的是,我决不是想要退回到姓资姓社之类的争论语境,更没有一点儿反对市场经济,支持计划经济的意思。首先我认为把资本主义与市场经济划等号就是错误的。

资本主义,顾名思义,首先是一种“主义”,是一种思想纲领或思维倾向,而不是一种经济制度。只是某种特定经济制度最容易与持有这种思想的人相互支持,所以我们往往把资本主义与特定经济制度联系在一起,但这种联系并非必然。

当然,“资本家”也未必是“资本主义者”,好比说科学家未必是科学主义者。资本主义者也未必是资本家,事实上,许多工人和贫民比企业主更加信奉资本主义,好比说一些首陀罗和贱民比婆罗门更加笃信婆罗门教。

但原本相对中性的“资本家”已经变成一个贬义词,其中性的意义被企业家、经营者、金融家等其它词汇取代,在这种语境下,我们重新把“资本家”当作批判对象时,不妨就重新来理解这个词汇——我们指的不是与资本运作相关的从业者,而是特指信奉“资本主义”的雇主。也可延伸到虽然不是雇主,但也信奉资本主义的“精神资本家”。

那么什么叫信奉资本主义呢?顾名思义,就是一切以“资本”至上的纲领来思考问题,用资本来度量一切。

说道:“这种观念的核心就是唯钱主义,你的时间,兴趣,尊严乃至生命都可以由钱衡量,一切本质问题蜕变为数量问题,底线就不复存在,滑坡就成为必然。”

把“加班”问题归结为“加班费”问题,就是典型的资本主义思维方式。这些人认为,加班如果不妥当,只是因为钱没给够。雇主只要给足加班费,就有权任意要求加班。

很多人都这么想,他们会说拼多多给我五万块我也干,但恰恰是这种逻辑成为普遍,内卷才成为必然。

那么什么才算“给足”呢?张三说给五万就够,李四说给四万就干,王五说给三万就成,最后哪怕多给几毛钱,只要不丢工作,也有人愿意干。从五万到五毛,并不存在任何质的界限,那么结果必然就是“内卷”,工人不和资本家去斗争,而是和其它工人斗争,工人之间比拼各自的底线,底线必然就会不断滑坡。

如果没有资本之外的逻辑来约束这种内卷式竞争,底线最终能滑到哪里呢?奴隶制已经给我们展示了答案。古代的奴隶并不是分文不拿的,奴隶也有月钱、有打赏,有些奴才甚至能管账,能拿分红,太监还能贪污腐败呢。奴隶之为奴隶从来不是因为他们没钱拿,而是因为他们没有自由。

而如果一个现代人为了钱能够无限出卖自己的自由,出卖闲暇和生命,那么他和奴隶有什么分别?顶多只剩下一条“辞职自由”聊以自慰了。但是当奴役式雇佣成为普遍现象,且又有各自贷款压迫着人们不敢辞职,那么所谓“辞职自由”也就变成了在不同的奴隶主之间进行有限选择的所谓自由了。

关键问题不是在量上怎样提高加班费,而是在性质上限定加班的底线。这个底线是在200多年前的运动者们就提出来的,所谓“8小时工作、8小时娱乐、8小时休息”的口号。这不是一个计量问题,而是一个定性的划分,意味着每个人自由支配的“闲暇”应与“工作”相当。

“闲暇”或“娱乐”未必就是摊在沙发上看电视(200年前还没电视呢),而是包括任何让自己感到乐趣的事业。比如我就喜欢写书,那么对我而言写书就是“娱乐”,就是自我的充实。比如我就热心公益事业,看到孤儿的笑容就由衷开心,那么我从事志愿服务也是一种“娱乐”。

8小时工作制的主张,让从事枯燥职业的工人阶级,也能够像古代的有闲阶级(贵族)一样,享有“闲暇”,因而有可能自由地进行创造活动。闲暇的确保,才使得真正意义上的“奋斗”成为可能——为科学、为艺术、为人类福祉、或为家庭、为自我的实现,而奋斗。

反对金钱至上主义,并不是要树立另一个更至上的价值观来制约所有人,相反,是要为多元的主观性留出空间。在现代社会,“闲暇”不只是一种“福利”,同时也是一份“责任”。在“闲暇”中,没有别人为你指定任何价值或目的,每个人都可以也必须自己选择自己的生活,为了自己所认同的事业而奋斗,为了自己所欣赏的事物而创造。

也许某个人的个人的价值与他所在的公司完全匹配,他自觉自愿地认为加班就是实现个人理想的最好方式。那么他是否就可以加班了呢?如果我们允许这种情况的发生,那么必然就会有更多的人“被自愿加班”,他们无法有效地表达自己的异议。为了大局考虑,法律应当禁止任何加班行为。如果有人真的非要实现与公司完全一致的理想,也可以利用闲暇时间来学习、进修,提升自己,而不必定要加班。更何况,绝大多数人和公司一致的所谓“理想”就是赚钱而已。

996是一种剥削,但它不只是剥削了工人的钱财,而是剥夺了工人的自由。当然,许多工人心甘情愿,愿意让渡自己的自由。好比古代也有许多人是自愿卖身为奴的。但启蒙以来,现代文明的第一项(如果不是唯一一项)伟大的成就,就是否定了“做奴隶的自由”。我说过:“一个人有没有自愿做奴隶的自由?现代人的回答是:没有!如果说启蒙时代以来现代文明还谈得上一丝丝成就,那就是对个人自由的高扬和对奴隶制的从根瓦解。如果这一点我们都守不住,真不配叫现代人。”

关于 古雴

胡翌霖,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副教授。本站文章在未注明转载的情况下均为我的原创文章。原则上允许任何媒体引用和转载,但必须注明作者并标注出处(原文链接),详情参考版权说明。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,欢迎比特币打赏:1YiLinDDwvBLT19CTUsNHdiQhXBENwURb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