应当忤逆盖娅吗?——《美狄亚假说》书评

发表于《中国科学报》 (2020-04-16 第7版 书评) 题目是我起的,但我现在又有点想换个题目,叫:“盖娅会死吗?” “盖娅假说”由英国大气学家詹姆斯·洛夫洛克在1970年代提出,并且与生物学家林恩·马古利斯共同推动,在科学界和环保运动中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,至今争论不休。 盖娅假说的灵感缘起于洛夫洛克在1965年参与的火星生命探测计划,洛夫洛克认为,生…

阅读全文

在技术时代反思人性——《技术与时间1》书评

本文发表于《书城》杂志2020年4月刊 贝尔纳·斯蒂格勒是在技术哲学领域影响最大的在世哲学家之一,近年来在中国也颇有影响,他本人也经常来中国举办讲座、开设课程。他2016年在南京大学哲学系开设的课程讲义最近刚刚结集出版(《南京课程:在人类纪时代阅读马克思和恩格斯——从《德意志意识形态》到《自然辨证法》》)。而他早年的成名作,《技术与时间1.爱比米修斯的过失》…

阅读全文

《从一到无穷大》何以风靡70年

发表于《中国科学报》 (2020-01-02 第7版 书评) 畅销数十年非侥幸 《从一到无穷大》是著名物理学家伽莫夫的科普名著,出版于1947年,1961年修订再版,1978年由翻译家暴永宁先生译成中文,已经在海内外风靡了数十年。 伽莫夫在1968年去世,至今已经50多年,这部经典作品因而成为“公版书”。于是,市面上一下子出现了许多个新译本。 除了科学出版社…

阅读全文

我是“一”还是“多”?——《我包罗万象》书评

发表于《中国科学报》 (2019-08-16 第7版 书评) “我是谁?”——这可能是人类思想史中最古老也是最永恒的大问题,哲学家们为此殚精竭虑,而现代科学也以不同的角度推进了人类的自我认识。 有人说人是理性的动物,有人说人是政治的动物,有人说人是会制造工具的动物……但无论如何,很少有人会怀疑这一点:“我是一个人”。“我是谁”这一问题立刻被转换为“人是什么”…

阅读全文

升级世界观没那么容易——《世界观》书评

这是一篇约稿的书评,发表于《中国科学报》 (2019-03-01 第7版 书评) 原题为:在“认知升级”之前,更要理解认知的基础 发表时改了题目(更好了点),增加了小节标题,也有一些删减。比如我原本比较严厉的批评翻译问题,改得非常温和了(编辑已告知我同意),另外夹带的“广告”(清华科学史系)也删掉了,最后谈希腊伪史论的一小段也删掉了。在这里贴出原始稿件。 &…

阅读全文

《科学的意义》书评

这篇是约稿的书评,我原题为“科学哲学的意义”,在《中国科学报》发表时改成“站在科学边缘处的思考”,两个题目其实我都不太喜欢,所以在这就不加题目了,反正就是对这本书的书评。约稿的书评总是稍微偏向往好处说的,其实这本书一般般,我也不是特别推荐。不过我文中所说的一部定位于“非学院派”的科哲导论,还是值得写的。   上海文艺出版社新近出版的《科学的意义》一…

阅读全文

少一些习以为常,多一些追根溯源——《万物起源》书评

这篇书评是今年上半年写的约稿,但是交出去之后似乎没有被发表?(没有反馈)大概是嫌我写得不好吧。确实,这本书虽然确实不错,但也没有到特别惊艳的程度,而且也没啥主线思想可以评论,所以我也没有太卖力吹。但既然写了,还是贴出来吧。   由英国《新科学家》杂志编写的科普书《万物起源》最近由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引进出版。该书由霍金撰写导言,由国内科学史界的资深译…

阅读全文

读李约瑟莫要“买椟还珠”——《文明的滴定》书评

文明的滴定:东西方的科学与社会   这篇书评是去年11月写的,是约稿,但交稿后没有回音,最近问了才知道没被采用,于是先贴出来,再找地方投稿吧~ 在卜天师兄把《大滴定》译过来之前,对这本书早有耳闻,也读过一些介绍,但一直没太搞清楚究竟是怎么个滴定法,亲自读过之后才算明白一些,感觉值得把它讲清楚。投稿时原题为“李约瑟解答‘李约瑟问题’”,现在觉得这个标…

阅读全文

探索幽暗的间隙——《揣测与媒介》书评

(这篇书评是应邀写的交差之作,实际上我没有读通这本书,后半部分“揣测经济学”基本上没啃下来。可能和其后现代的写作风格以及中文翻译都有关系,当然我也没有找到感觉,所以以下的书评其实是不到位的,如果被我骗去读了别怪我坑……当然如果你读出感觉了欢迎来点拨我~)   揣测与媒介 亚马逊价: ¥20.10   http://news.science…

阅读全文

黑暗森林与进化法则,思维与表达——《三体》吐槽

《三体》的确是一部不错的科幻小说,构思很精巧,也有许多启人深思的元素。但鉴于江晓原老师的过分拔高,让我反而有了不少抵触。作为一部普通的幻想小说而言,阿西莫夫的机器人三定律也好,刘慈欣的宇宙社会学也好,都是巧妙的设计,但如果要把它拔高到真正的社会科学或哲学的层面谈论其微言大义,这是过分的。 关于宇宙社会学我当时吐槽过了,当然当时还没看《三体》,主要是针对江老师…

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