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视“复杂”——《大科学》书评

本文发表于《中国科学报》 (2022-09-16 第3版 读书) ,标题改为“正视科学、资本、政治形成的“复合体” ——大科学时代,科学家不再‘独善其身’” 说起美国的科研环境或科技政策,我们通常第一个想到范内瓦·布什的《科学:无尽的前沿》,这是1945年布什给时任总统罗斯福的一份报告。该报告强调基础研究的重要性,认为政府应当给基础科学研究提供资金支持,但又…

阅读全文

比特币:国家的消逝

连着写了第三篇关于比特币的文章,这篇写完大致告一段落了。我的闲钱已经基本上投入完了,现在我已经告别坑爹的比特币中国交易平台,投了一个比特币在Mt.gox里摸索着高抛低买,几天后一个币变成0.98个币……有点让人心灰意冷啊……当然我会继续试手,不过也不敢有大的动作了。接下来主要就是持币观望吧…… 之前写的两篇文章还没有触及比特币的真正意义——也就是“媒介即讯息…

阅读全文

秋后算账与论鞋

前几天我在微博上转发并吐嘈了习总的“鞋论”,我爸不淡定了,马上打电话来告诫我小心说话,以免秋后算账。 一般来说80、90后的博客和微博被家长盯上是一件颇为尴尬的事情,我也不能免俗,虽然说我的文字面向任何人,即便是家长和亲戚的围观也不会对我造成真正的压力,不过若说没有干扰也是假话。 不过产生的影响倒未必是压抑,由于我的性格,家长的叮嘱有时候会产生反作用,也就是…

阅读全文

举国体制与追求卓越

奥运时节不谈谈奥运总觉得说不过去,不过四年前四谈奥林匹克已经说得够多的了,暂时也不想改写什么。 关于最近的羽毛球消极比赛事件,我在微博上说了不少。首先,这场比赛当然是丢人的,问题是它丢的是谁的人。显然,不是运动员,运动员完全是为了最终的胜利而尽量采取最佳策略,无可厚非。第一个糗的是国际羽联的X屁规则,定了这么个鬼规则就算了,还得逼着运动员为了一场赢了只有更糟…

阅读全文

爱国主义与恨敌主义

在之前的关于左右派的文章中,我提到所谓左派的精神动力其实是狭隘的民族主义,而这种民族主义虽然打着“爱国”的旗号,但其实根本不是宣扬“爱”,而是宣扬恨意: 我们可以注意一下,那些人鼓吹和强调“爱国”一词时的语境,有多少是温柔而充满爱意的肯定性的场景,又有多少是奋勇斗争、勇敢牺牲、前赴后继、与敌偕亡的破坏性的场景?左派的民族主义的实质是仇,是仇外、仇敌,是对西方…

阅读全文

夜读孟子带路党

这篇文章缘起见前一篇的说明。当然,除了和某一位特定的学弟较真儿之外,我更重要的意图强调对儒家经典的解读是多元的,毛左休想独占对儒家经典的解释权。 我大一时在杨子的影响下,读过孟子的一些篇章,虽然没啥印象了,但有个大略的观感:虽然孟子读来不如论语有劲,但是感觉还是很不错。 前晚又翻出来扫了一遍,这次读时更侧重于讨论国家和人民的部分,参考了史次耘的注译版本,读得…

阅读全文

“王道”——至善之路

这篇文章可以接着稍早的这篇来看:自由vs平等——我是一个右派的社会主义者 那篇文章中我表达了对“平等”的某种抵制,作为自由的条件意义上的平等,或者作为争胜的游戏得以展开所必须遵循的平等的规则,这些意义上的平等我当然支持。但仅仅为了平等而平等,把平等作为一个原则,这是我不认同的。 那么既然不拥护平等,就势必要容忍“不平等”咯。不过也未必如此,反对“平等”的一个…

阅读全文